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管理层绿了海归,绿地负债首破万亿

华牛原创 2020-5-19 21:50 3234人围观 深度原创

近日,绿地控股集团京津冀事业部营销管理部总经理陈军被举报与已婚女下属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并导致女方怀孕,引起舆论热议。

5月17日晚,举报人史某的微博@VS生生不息更新一份录音,涉事女方在录音中称,陈军身价9000万元,曾承诺分给她3000万元。史某质疑说,“绿地这个陈军的待遇那么高?”随后,举报人公布了女方确认怀孕的检查信息。

绿地管理层出轨女下属

早在5月11日,“VS生生不息”发布一封“致绿地集团张玉良董事及各位执行总裁”的实名举报信。其自述2016年,他和张某婷相识于北京,同年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并得到双方父母许可后交往。

同时在张某婷父母许可下,2017年7月,当张某婷从北京联合大学毕业后,就前往澳洲和史睿生共同生活,她同时在麦考瑞大学就读研究生。2018年10月25日,他和张某婷在澳大利亚领取结婚证。

2019年底,张某婷进入绿地实习,2020年2月,张某婷到绿地控股集团上班,可疑的是,张某婷当时尚未拿到研究生毕业文凭和学历认证,却被陈军“破格录取为自己秘书”。

史某称其4月17日得知张某婷和陈军婚内出轨,4月19日被告知去美中宜和妇儿医院做过检查,已经怀上了陈军的孩子。举报信还称,在张某婷担任陈军秘书期间,陈军利用公司的可报销公关经费,给张某婷购买了两个价值万元的高端手提包。

对此,5月16日晚间,绿地集团纪检监察室做出声明。这份声明由绿地集团纪检监察室发出,澄清了被举报高管是京津冀事业部营销负责人陈军,而非同名集团高管,并透露京津冀事业部区域监察部正对举报信反映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针对此次桃色事件,主角陈军在绿地集团管理体系里仅仅是一名中层人员。但区域营销总是业绩增长的关键人物,营销部门也是和钱打交道最多的部门之一。

随着近年来,房企的反腐力度在加强。因此,业内人士认为,房地产行业逐渐走向精细化发展过程中,只有行业内的各个主体内部管控不断优化、升级,才有利于行业整体健康发展。

从此次的桃色事件,有媒体表示,绿地集团作为上海本地最大的房地产企业,挂靠国企背景,若此次调查结果确认涉及腐败,绿地的系统管理漏洞也将得到印证。

总负债达到10143亿

与去年不同,绿地没有在年报中披露2020年具体的营收及利润目标,而是以大篇幅的经营计划取而代之,当中提到“业绩稳中有增”。

据绿地集团发布的2019年业绩公告显示,2019年全年销售费用为84.49亿元,上年同期数73.98亿元,同比上升14.21%。而公告同样显示,2019年公司销售业绩总体平稳。全年实现合同销售金额3880亿元,与去年基本持平。

但是,绿地在2019年还没有突破4000亿的销售关口。关于销售规模掉队,张玉良此前曾表示既有市场原因,也有团队能力的原因,但总体上他依旧表示满意。

其实2019年以来,绿地先后遭遇了质量投诉、“哭女一刀”事件、武汉绿地中心停工风波……各种质疑也纷至沓来。资本市场上,绿地表现不济,上市五年来市值蒸发了2400亿,套牢人无数。

截止2019年底,绿地总负债达到10143亿,资产负债率88.53%,目前绿地以房地产为主的存货规模达到7000亿。受地产调控、疫情的影响,绿地今年以来的销售下滑,这直接影响回款和现金流。

销售额零增长,但营销费用增加了11亿。一般来讲,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营销费用要占销售额的3-5%,而绿地2019年全年仅占2.18%。在销售金额几乎零增长的情况下,销售费用却增长14%。

费用上的多余空间或为陈军提供了借由职务便利洗钱的机会。在举报人史某的的公开录音中提到,陈军有9000万财产,会分给张某婷3000万。而另一方面,陈军一直身处绿地集团营销线要职,与营销活动相关的费用都需要经由营销负责人审批,职位越高,可支配金额越高。

由于房地产营销费用可挤压的“水份”比较大,且房地产营销费用纷繁复杂,浩如烟海。当营销费用无法做到精细化管理时,金钱的漏洞便会产生。

结语

绿地曾在2019年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按季度做压力测试,对于流动性具有一定的信心。但是,面对3000亿的有息负债、1000多亿的短期负债,在房地产调控持续的背景下,2020是房地产的大考,对绿地而言,更是如此。

对于过去众多房企反腐,可能只做内部处理。但是对于此次的桃色事件,小编认为,作为上市公司,信息要公开,也要对股东负责,有必要整饬一下公司内部。

华牛原创 作者 孙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